我变得越来越严肃了

1

“他说着这些话,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了。”

每次读到一本小说中类似这样的话,我就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正襟危坐,直到看完接下来的情节,发现是一场喜剧,或者无聊的悲剧,或者既不是喜剧也不是悲剧,但总之挺无聊的,于是继续躺下来,享受着阅读的轻松愉悦。

我几乎很少正襟危坐地读一本书。一般都是躺在床上,在似梦非梦之间,无意识地翻动书页(现在是翻动IPADMINI2),有时睡去,有时醒来,有时不知睡去还是醒来……就这样,我看完了一本又一本书。

我的博学多才基本上是在这样的困倦中达成的。

这一点,可以从我曾经读过的书上那些像一朵朵盛开的梅花一样的口水痕迹中得到验证。我没有吹牛,那些确实是我的口水,而不是别人的。

清醒时,我基本上是在喝啤酒。就像现在。

“我的朋友hooxi是个严肃而博学的人,感谢他在百忙之中收留了我。”来自深圳或广州的落魄作家彭xixi有一次在他的“语录体”作品中说道。

那时我正在像拉屎一样地写我的博士论文。他突然像个骗子一样来造访我。

“你猜猜我是谁?”他在电话里用东莞口音说。

“彭xixi?”他是我认识的唯一的广东人。

“恭喜你猜对了!我在北京嫖娼,被公安抓了!快来救我!”他接着说。

“在哪个派出所?”

“北京站,站前派出所!快来!带上银行卡!”

我去北京站接了他。他确实是彭xixi。

我也没太多工夫陪他玩,因为上文说了:我正在像拉屎一样在写我的博士论文。这掊屎拉了八年,终于胜利了。30万字。

“30万字?太佩服了!我基本上不能够写超过1000字的作品。”

他称他的那些“不超过1000字”的废话为“作品”。

“屎不在多,拉出来就好。”我故作深沉地安慰他。

他一口而尽,感动极了。

每当有人夸他的“作品”时,他都是这样的豪爽。

那时,我们正坐在学院西街的臭豆腐摊儿,满地的塑料袋在我们脚下飞舞。风很大,天空很蓝,学生们很无辜。

时代变化很快。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西街的外地人已经基本被清走了,店铺招牌也都很统一、干净,那些露天的脏摊儿也被清理了。

有一次下课,我突发奇想,来到西街,想吃点臭豆腐。

我很久没来了。记得西街南口有一个小店铺,名字叫“赛西单”,卖的全是几块十几块钱的便宜货。旁边还有一个特别窄的小店铺,卖臭豆腐的,说是上了央视的著名节目(不是《舌尖上的中国》)。往北走还有卖盗版碟的几家小店。左右两边烤串喝啤酒的更多了……

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一片荒凉。

我非常抑郁。

我想,我难道就这样活下去了吗?

我难道不想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了吗?

至少为西街做点什么?

2

我找到了老牟。

他是个落魄画家,现住在一个不知名的、甚至不知东南西北的村子里。

“老牟!”我一进村儿就大声喊道。

他比较装蛋,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因为艺术家都这样。

“老牟!快给我滚出来!我来啦!”

总之,费尽周折,他终于“滚出来了”。

一进门儿,第一句话是——

“唉!我发现我自己,最近变得越来越严肃了。”老牟严肃地说道。

我靠!

我看着他那张“严肃”的脸,心想,这次算是白来了!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