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地蹲监狱?

下面是一首诗歌,关于“如何正确地蹲监狱”:

( The following is a poem on how to be a prisoner in the right way. )

1

人的骨骼是由这些部分组成的:

头骨、胫骨、脊椎骨、腿骨和手骨,

以及忽而存在忽而消失的“可爱骨”。

有些人的骨骼多一些,

有些人少一些,但并不影响生存。

最复杂的是脊椎骨,

它有多至100到300个关节。

但支撑人体最重要的是腰椎。

它只有一个骨节。

若它被折断,

人就无法生存了。

——《医学常识》,无名氏,古希腊,年代不详。

2

如果你半夜突然醒来,

切勿转动你的头颅。

你需要静静地呆上至少4秒钟,

转动你的眼睛至少10次,

然后举起你的手臂,

数一数你的手指是否正好是10根。

如果你还有力气,

那么抬起你的脚掌,

同样数一数你的脚趾。

正常情况下,它们应该等于你的手指。

以上若属实的话,

证明你还活着。

但也不要过于乐观。

——《惊厥与睡眠》,无名氏,弗洛伦萨,1683年。

3

他们拷问了我。

以各种你所不知道的手段。

为了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屈服,

我研究了一下我的骨骼:

它们的曲度、矩力、互相之间的依赖程度、坍塌的极限。

但最后发现,这一切准备都没有用。

你的身体的每一寸骨骼、每一个器官,

其实都联络着你的灵魂。

所以最后,一切都是生死的问题。

这个时候我也就明白了:

为什么古人会把身体上的一切放大到“宇宙”的尺度上去,

因为生命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很疼痛的,

并且互相纠缠。

我的天体物理学家的知识基本上在刑床上就无用了。

最后,我屈服了。

我保存了我所有的骨骼,

并且寿终正寝。

我可以自豪地说,

我拯救了一个未知的宇宙。

——《一个中国天体物理学家的最后感悟》,匿名,年代不详。

4

对。还有武器。

所有武器都是企图对人体造成伤害。

但这并不是最终目的。

武器造成“屈服”,这才是武器的“本体论”。

冷兵器时代,人们很少真正地杀人;

他们比武,比刀剑,

然后在对手屈服的那一刻,胜负已决。

那是有道德的武器时代。

然而,现代的武器是大规模杀人,

学名叫做“消灭有生力量”,

就是把敌人杀的越多越好。

在这样的杀戮面前,

任何精神力量都是没有用的。

因为军人被要求降低或泯灭自己的人性,无需同情人类。

一本1940年发表的战争手册这样教导他们的士兵:

在你面前的不是和你一样的肉体。

你只需开枪即可。

火器时代的来临,造成了敌我之间的间离效应,

他们无需面对面,远远地,敌人就倒下了,

然后继续冲锋。

不,那不是人类,

那只是“阻碍”,需要被突破,以及大规模扫荡。

——一本1940年代发表的不具名的《战争手册》,现已佚失 。

5

那天早上,有一个人来约见我……

——偶然得到的一本刚刚开头的未完成小说。

6

好像女主人公坐在这里,

抽完烟,刚刚离去……

牛栏上还有她屁股的温度和痕迹。

——塔尔科夫斯基:《镜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