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笔记(一)

20180219 16:47
嗷嗷待哺是一件特别不环保的事情。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奶水。所以人们要尽快长大。
嗷嗷待哺之人的肖像:嗷嗷待哺之人一般长着一副饥饿的面孔,纯真而令人难受的眼睛,以及焦躁不安的手部动作。你跟他/她在一起时便觉得世界亏欠他/她很多,包括自己在内。有时,你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想为他/她做点什么的冲动。或者,到最后竟然产生一种想去揍哭他/她的冲动。
想了想,你可能还是会觉得他/她很令人同情:这是一个从小缺乏爱的人。从襁褓中就带来的一种饥饿感。他/她现在或许不哭泣,但是他/她的人生有80%的泪水和20%的奶水供养。是的,奶水不足是这类人的先天体质,这造成了爱的营养不良。
嗷嗷待哺意味着幽怨的索取而不得。这是一种可以充塞天地的令人厌倦的氛围。直到世界末日,你可能都会觉得他/她是仍然被深深亏欠之人。整个世界毁灭都不足以让他/她稍加宽慰。
这个世界亏欠他/她的真是太多了!

20180310 10:35
不要把权力映射到银幕上!这一劝告是针对观众的。你不屌它,它也就不对你发生作用了。于是,你就会看到纯粹的电影,无论好坏。这通常是有效的,因为观众并不会因为看了一部凸显权力的电影而发誓获得这种权力。他们只会更加崇拜权力。
也不要把资本映射到银幕上!同样,这一劝告也是针对观众的。但这一点比较难。因为,观众都是爱钱的。他们“投资”了这部电影(一张电影票),希望能够回报的更多。和上一条相反,当权力的途径被阻断,资本的诱惑会让观众替电影投资者操心:他们投资了这部电影,到底赚钱没有?
于是,他们看的不是电影,是成功学。

20180315 12:00
植物是这样一种动物:当你忽略它时,它快乐——遍地生长,肆无忌惮;当你关照它时,它痛苦——通过你的所谓栽培、嫁接、修剪、花艺……它终究会逃离你们的掌心,以枯萎的方式。你以为得到了它,其实只是一些若有若无的记忆。它的灵魂早已遁去。

20181027 0:10
特别希望在一个不对的时间,去到一个不对的地方,那里没有人烟,没有关注,导航无能为力,当地人一点也不在乎,济济无名,然而那里却可能发生过历史上的大事件。只是,胜者为王的历史观从来不会记载这样的事情。
河北宣化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在那里,有一个隐藏在村落中间的墓地,葬着一些辽代的人们。如今,只有一个妇人和她的小黑狗在守护着它。或许也不是守护,或许那里本来就是无关紧要的地方。
所以,她在那里的墙上涂了一些字:要买柴鸡蛋请进院里……|
那里没有游客。

20181205 0:48
伟大的库布里克!他居然用手持镜头慢慢接近那座方尖碑。一个月球上的考古现场,成为人类自以为是的羞辱现场。穿在宇航服里的人类,和当年茹毛饮血的猿猴有什么区别?恐惧,惊奇,试探,僭越……人类总以为可以自我称神,万物皆以我为中心,甚至人类自己都是可以改造的……更加羞辱的是:人类中的某些自大狂,居然以为自己可以主宰数十亿人的生杀予夺大权!这种野心及野心的覆灭在人类历史上如此习以为常、近乎喜剧、平庸至极,却总有人欢呼其“伟大”!呜呼!被基因编辑的你们心中是否偶尔闪回过曾经令祖先敬畏的那座方尖碑?
太空与呼吸。
Hal2000就像一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发生矛盾时,不给你开门。拒绝对话。沉默不语。冷战。太空中的冷战。
从后门进去。
我知道我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儿。但我们会重新好起来的,对吗?
最后XX分钟,证明这是史上最伟大的直男电影(或曰厌女症电影)。
那个死里逃生的男人孤独一人终老床前。临死之前,面前是一座方尖碑。
宁愿与智慧的方尖碑结合,也不愿与嫉妒心强烈的女性生孩子。
名副其实的“太空歌剧”:以XXX的XXX第一乐章开场,以XXX 的XXX第二乐章结束。观众像参加了一场音乐会。因此,这部电影也对观众提出了要求:像欣赏音乐一样,欣赏电影。

20181208 1:03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决定去天安门广场静坐。
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并没有想好要抗议什么。女朋友和我分手?这个事情太过私人了,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那天,她下班回来,一脸疲惫,突然就跟我说:“咱们分手吧!我觉得咱们两个不合适……”之后我们又说了一些其他的话,总之就是没有挽回余地、无可救药了。最后我也有点累了,点头同意。看着她那么兴奋、匆忙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走出我的出租屋,我感到一丝失落。她连让我送下楼的机会都没有给我。等她走后,我的屋子里顿时显得空空荡荡。我打开抽屉,今天中午刚买的一盒避孕套不合时宜地露了出来。我抽出了一只,撕开,把它吹成了一只气球,在屋子里游荡了好久,最后被我的烟头烫破了。
这没什么好抗议的。国家给予了我男性身份,并且保障了我的公民交配权,也不算亏待我。只是我自己不思进取,大好青春浪费在电脑游戏上。
“他们保障了我的人权,批准了我事先申请的静坐,并且派了两个警察维护秩序。他们甚至带了可口可乐,为了防止我的突然晕倒(我书面声明:当我晕倒的时候,我只喝可口可乐,绝不喝百事可乐)。我已经在此静坐了一个星期。但是迄今为止,我的诉求仍未得到满意答复,即:为什么这个国家没有给我任何可以通过静坐、游行、示威等合法权利加以抗议的漏洞?为什么她那么完美?这是违反宪法的!”说完这些话,我感到口干舌燥,警察A示意警察B,赶紧递给我一罐冰爽可口的可口可乐——而不是百事可乐。
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
*